KONE娱乐

别再只关注剧的美术细节,恒达给你普及点高级的

《大江大河》的播出,为精品剧鲜见的2018做了精彩收尾,也为2019年的荧屏做出示范:古装剧受限,在现实主义将成主流的当下,同类题材应当怎样拍。


每逢有孔笙新剧播出,“良心剧组”、“处女座团队”等话题总会被反复提及,作为国内时下最为精良的电视剧制作团队,观众对孔笙及正午阳光作品的讨论却往往仅集中在了道具、服装、置景等美术层面,然而影像之所以可以打动观众,绝非只有美术层面的功劳,以刚刚收官的《大江大河》为例,为何这样一部剧能够获得如此高的美誉度,比起“爽剧”之流,《大江大河》又高级在哪里。

《大江大河》第一部以8.9分高分收官

影视作品首先是影像的艺术,但当看到有影视作品宣称“每一帧都能当做屏保”时,这并不能佐证其影像艺术水准高,或许这只能够证明的两点:1.清晰度高、2.构图、色彩漂亮。


影视作品的影像部分除了需要在构图、色彩等方面完成技术指标之外, 更重要的课题是传递情绪、辅助叙事。

《大江大河》在影像的塑造上,基本采用了贴近自然的写实光效设计,如拍摄农村戏时,采用的基本为自然光或接近自然光的补充

甚至直接借助画面中实际出现的弱光源,为了达到贴近现实的还原,不惜牺牲暗部细节,这贴和了困难时期农村不点灯或少点灯的现实情况。

尽管写实主义的用光贯穿了全片,但也有例外,而这部分几乎全部用到了主创最爱的,也是最完美的角色——宋运萍身上。


宋运萍查出怀孕后,提出想去拍张照,这是一生都在为别人而活的她唯一一次提出要求。在照相馆中,雷东宝故意藏起皮筋,让宋运萍顶着当时看起来还太过新潮的散发拍照,二人此处的笑闹极为甜蜜。

主创在此处为二人打上了强烈的日光,强烈的黄色光线斜射到二人的脸上,制造出带有一丝梦幻的浪漫感。为何通篇写实的光线处理,在此处产生了变化,这需要结合到局剧情。


尽管宋运萍没有读成大学,但此刻的她嫁给了一个爱她、宠她的丈夫,丈夫雷东宝的村办企业正风生水起,家里条件改善了不少,小辉的工作有了起色,父亲的右派帽子也摘了去,再加上怀孕,宋运萍的人生终于迈入了全新的阶段,压在她身上的担子一件件被抛开,她看似终于迎来了人生中最舒心圆满的时刻。浪漫的打光也在此刻赋予了这个人物光芒与希冀,沐浴在这样的阳光下,观众的心情也会随之舒朗起来。

而另一个层面,在宋运萍最幸福的一刻观众有多开心, 当她身亡后观众就会多难过,洒在她身上的最后一抹亮色,也堪称主创提前埋下的伏笔,而这处伏笔也在宋运萍故去后再度出现。


看完姐姐的棺椁,宋运辉走夜路回家,最懂事的姐姐去世,一家人相对无言

紧接着镜头一转,宋运萍的高光时刻,这是雷东宝的追忆


金黄色的浪漫的画面,与冷色调、枯坐画面中的雷东宝形成强烈对比。


这段与姐姐的快乐往昔,也被处理出浪漫的朦胧感,强烈的光影冲突,制造出生死两茫茫的渐离感。


当然,随着故事的推进,主创没有让画面一直“丧”下去,宋运辉恋爱之后,整体呈青灰色调的《大江大河》再度出现了类似的打光。


宋运辉求婚时,强光又再度出现


更需要注意的是,求婚这段视频片段的画面中,宋运辉与程开颜之间的花丛,这一抹桃红同样是营造浪漫气息的利器,而在多数时刻,宋运辉工作的这个工厂是这样的工业风。


《大江大河》的优秀之处,除了通过光影塑造氛围,还有试图通过群戏表演进行多人物的塑造。此处谈的不是简单粗暴、且难以形成统一评判标准的“演技”,而是看孔笙导演如何通过群戏中的细节展现人物性格、暗示人物的命运、带动剧情走向。


雷东宝带着四宝进城想办法解决工厂的指标问题,二人来到宋运辉的学校,与宋运辉的舍友一共6人在食堂吃饭并商谈,这场戏为多机位快速切换的群戏。


桌上6人除了四宝,没有一个人动过筷子。在大家都积极为雷东宝出招的同时,只有四宝一个人在专心吃饭,尽管全程雷东宝并未说四宝一个字,但这场戏成为了雷东宝拿掉四宝预制板厂负责人位置的导火索,甚至解释了为何四宝身为雷东宝最初的支持者,却始终未能获得雷东宝赏识的原因。


而在这一场戏中,同时也能通过雷东宝仅仅关注于解决现实问题,看出他的实干以及思虑不周;宋运辉大谈政策,体现了他大局观的同时体现了他刻板的性格;虞山卿是唯一为雷东宝找到解决办法的人,他的活络和投机也由此可见。


再看这段群戏,小雷家由于遭到合作方拖欠货款,导致了数月发不出工资,雷东宝果断上马电线厂后,终于解决了资金困难。在将收到的巨款一股脑倒到桌上并安排雷士根发工资后,雷东宝立刻走出画面,雷士根也随即走向村民宣布发工资,史红伟稍作停留也立刻开展工作,在小雷家的创业团队中,这三人是最为靠谱,始终坚持原则的。


四宝在端详这堆钱许久后,终于开始伸手把钱堆放整齐,而四宝的性格,也往往是摇摆不定,易受诱惑。但这里最需要注意的是另一个人,画面的主体人物里,有一个人在这场戏里没有太多的动作变化,却又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人。


他的眼睛始终停留在钱款上,此处镜头给到的并不明显,他躲在四宝身后,也就是在之后的剧情中贪污了三万元并自杀的老书记。


此处堪称《大江大河》中经典的调度,每个角色都承担了人物的性格和命运,一场看似简单的戏,却绝不是随意的安排和走位,这些细节,需要导演对人物有着充分的了解,并且相信这样的安排会对情节有所推动。


类似的群戏还有很多。老书记死后,在如何评价这位对小雷家的发展功勋卓著的老书记,以及3万元的赃款还是否追缴的问题上进行了一次投票。此前在不知老书记真的贪污时,纷纷指责雷东宝的村民们,在得知真相后迅速转变,投了“父债子还”。


真性情的雷东宝尽管知道老书记的行为是错,但在心里却想着另一重。随着社会的开放,群众逐渐变得利益至上,这让他很失望,对于雷东宝这样一个极重情义的人来说,这次投票事件无异于一记棒喝,是人情社会转向金钱社会的转折点。


此处的画面主体中,雷东宝从远端的暗处走向近景中央,人物由暗及明、由远及近的迅速转变映衬着时代和人心的变化。再看画面中的另外三人,性子列、跟人打过架的红伟和四眼满脸愤恨、性子软的士根则是满脸的不解,无论主角还是功能性角色,没有一个人丢掉过他们的人物。


这,就是好的戏值得反复刷,甚至被称为有嚼头的原因。


说了这么多好,是因为孔升导演及正午团队的确为当代具有责任感及专业度的拍摄团队,但一昧的夸等于捧杀,这样一部好作品中的瑕疵也必须提出。


相信观众也会发现,片中有不少镜头中的人物,如王凯的这张帅脸一样变了形。


对于国内首部采用2.66:1画幅的电视剧,《大江大河》在技术上的探索值得称赞,在部分技术科普文中,对于拍摄手段是这样解释的:

关于变形画面宽银幕镜头,其最初的诞生源自胶片时代,源于想要在近似正方形的胶片上获得更广的画面。简单的说,所谓“变形”是拍摄时通过画面“变形”的手段记录下更广视角的同时得到更浅的景深,后期通过拉伸还原正常比例的画面,所谓“变形”是一种技术手段,而并非呈现的结果,因此《大江大河》中人物面部的变形绝不是艺术处理,而是技术失误。


这不是正午团队首度出现技术性失误,此前的《鬼吹灯》是正午团队首度大量使用绿幕进行拍摄,由于团队没有太多特效经验,导致了沙漠戏份演员面部反射了绿幕的绿光,作为国内顶尖的电视剧团队依然会产生类似的失误,这也在某种程度上反应了国产剧的工业化水准仍与世界先进具有较大差距。


当然,除此之外,《大江大河》的一切值得一夸再夸,也欢迎大家多夸一些、夸出新意。

上一篇:恒大2018年销售金额5513亿 同比增长10%
下一篇:【恒达名都】漯河恒大影城 打造休闲娱乐新领域